最新公告:
寻访萍乡民间藏书家,推荐评选“藏书达人”,具体内容见通知栏或动态栏
当前时间:
通告栏
萍乡市第31届谷雨诗会征稿通知

 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唱响礼赞人民的主旋律,繁荣萍乡的诗歌创作,经研究决定,市文联、萍乡日报社、市作家协会决定联合举办萍乡市第三十一届谷雨诗会。现将有关事项通知如下:
  1、诗歌作品以“古韵赣鄱,红色摇篮”为主题,诗人们可结合建军90周年、秋收起义90周年、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建立90周年等重大活动,以及我市“年年有变化、三年大变样、五年新跨越”,文明城市建设等工作进行创作,也可以歌颂人民火热的生活,以及祖国的大好河山。由于此次诗会在芦溪县张佳坊乡举行,特别欢迎以玉皇山风景区建设为题材的作品。要求感情真挚,积极向上。
  2、诗歌形式以朗诵诗为主,将选拔优秀作品进行朗诵。
  3、所征作品数量不限,优秀作品除萍乡日报开辟整版发表外,《安源文艺》也将选登。
  4、所有作品请提供电子稿,并于2017年3月31日前发至747511958@qq.com。联系人:赫东军。

2017年2月24日

《“文明萍乡”散文选集》征稿启事


  为促进我市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及时反映市委市政府加大推进“年年有变化、三年大变样”工作部署以来我市的新变化和新面貌,市文联决定编辑出版《“文明萍乡”散文选集》,特向全国萍乡籍作家、全市作家和广大爱好者征稿,具体要求如下:
  一、内容:反映萍乡自改革开放以来的变化,特别是自我市创建全国文明城市,以及市委市政府加大推进“年年有变化、三年大变样、五年新跨越”工作部署以来我市的新变化和新面貌,抒发作家热爱萍乡热爱家乡之情的优秀作品。
二、文学样式:散文。
  三、截稿时间:2017年3月31号
  四、投稿邮箱:747511958@qq.com,联系人:赫东军
  五、每位作家限投三至五篇,字数不限,但所有稿件要求用电子版,请写清邮编、单位、联系地址、手机号码、固定电话和电子信箱等联系方式。


    萍乡市文联   
    萍乡市作家协会
    2016年11月1日

艺术欣赏 [更多]
友情链接  
中国文联
江西省文联
中国作家协会
中国书法家协会
中国摄影家协会
中国音乐家协会
中国戏剧家协会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中国萍乡网
彩虹摄影俱乐部
中国文联出版社
百花州文艺出版社
中国艺术品网
 
首页 > 浣滃搧灞曠ず > 鏂囧绫?

在历史富矿中开拓——作家张学龙写真

发布人:市文联  日期:2012/2/23

                                                               刘洪东 

说起萍乡,国人知之者寡。尽管萍乡独享“近代工业发祥地”和“工人运动和秋收起义暴发地”的光荣历史,但“发祥”、“爆发”惊世骇俗的内幕,仍为世人所鲜知。这不奇怪,因为从新中国成立到上世纪末,以文艺形式向国内外推介萍乡的,仅仅一部电影《燎原》和一张油画《毛主席去安源》。

作家张学龙深爱这块土地,注定是为开掘萍乡光荣历史富矿而生的。他在刀光剑影的兵营磨砺了15年,出任过特务连长,卸甲归乡后,他潜伏文坛,“磨刀霍霍”,开始了弃武从文的频频亮剑。

 

 

建党八十周年前夕,他创作了30万字的长篇小说《安源往事》,作品一经抛出,便震动了整个江西文坛。这部小说以安源工人运动史为主线,采用毛泽东、刘少奇、李立三的真实姓名,作为主要人物进行塑造,再现了上世纪二十年代,中共初创时开展工运的横空出世和气贯长虹。省文联主席刘华读完这部小说后,激动地撰文说:“此作生动地刻划了从革命领袖到社会各阶层的人物群像,为长篇小说人物画廊提供了丰满真实的早期实业管理者和民族资本家形象”,“是革命历史题材新近涌现的一部长篇力作”,“是小说创作的一个新突破”,“令人耳目一新。”是的,敢把缔造新中国的一、二号人物和民族资本家以真实姓名写进小说,并写得有血有肉,形神兼备,张学龙是第一个,也是下了大功夫的。小说突破以往的禁区,“给拥有革命历史题材富矿的江西提供了新的启示”(刘华语)。正因为题材重大,立意新奇,省委宣传部、省文联和省出版集团以特事特办的速度,在建党80周年前夕,作为重大献礼作品隆重推出。2002年,《安源往事》被省作协推荐参评第六届茅盾文学奖。

首战告捷,给人们以启示,也给张学龙以启示。工人运动和秋收起义源于萍乡安源,而安源煤矿是怎么来的?它当年的问世对古老封闭的中国有何意义?对改革开放的当代中国有何启示?张学龙深入研究、不断追问时发现,革命先躯孙中山曾赞赏说:“中国需要几百个像汉阳铁厂这样的工厂。”而支撑当时东方最大工业实业汉阳铁厂的坚实基础,正是萍乡煤矿,是萍乡的纯清炭火,点燃了民族工业崛起的希望,照亮了中国近代工业革命大踏步前进的征程。萍乡煤矿和萍株铁路,是清末民族工业发端的前卫,是大清和民国近现代工业的缩影,萍乡对中国近现代工业文明的贡献少有他地可以相比。但是,由于表现这段历史要涉及不少颇具争议的晚清君臣,故少有作家敢于问津这类题材。因此她的辉煌历史长期掩埋在尘埃里,令不少人一无所知。

张学龙认为,真理的阳光已经驱散历史的迷雾,是非功过已泾渭分明,当年洋务运动的践行者舍身喂虎的探索精神,不正是当下我们所需要的么?向安源历史更深层次的开拓,向安源精神更深源头的发掘,已义不容辞地落在我们这代人手里。

于是,张学龙一头扎进十九世纪末和二十世纪初的历史里,开始第一个吃螃蟹。鲁迅先生这样形容过,螃蟹生相可怖,第一个吃它需要勇气。就像四百多前英国皇室的仆人第一次尝食鲜艳的“狼桃”(西红柿)一样,得为被毒死准备好棺材。张学龙当了第一个吃“狼桃”的人。他从大清皇宫写到安源总平巷,笔笔入髓,字字带血,把王朝君臣大兴洋务、实业救国的艰难实践,激越悲壮地展示在读者面前。光绪、张之洞、盛宣怀、谭嗣同、文廷式、陈宝箴和张赞宸等,纷纷走出散发着霉味的故纸,成为时尚佳肴,为当下人提供了鲜活的精神食粮。这部名为《大清洋矿》的长篇小说初稿刚出来,就被中共江西省委“精神文明五个一工程”领导小组确定为重点工程项目进行打造。

作品出版后,中国作协《文艺报》称它为“江西文学的新收获”,国家广电总局将它列为重大历史题材拍摄电视连续剧立项,中央广播电台银河频道以二十六集进行连续播出,凤凰、新浪、搜狐等网络将其制成有声小说供点击欣赏。中共江西省第十一次党代会期间,《大清洋矿》作为礼品赠送全体与会代表,江西省第二届优秀文艺作品表彰会上,该作被评为全省唯一一部优秀长篇小说。2008年,《大清洋矿》还成功入围全国精神文明“五个一工程奖”。

文学创作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在一再成功的喜悦面前,张学龙头脑十分清醒,他知道只有前进、前进、再前进,攀登、攀登、再攀登,才是一位小说家永葆青春的秘诀。他的思想没有半点懈怠,他的创作境界再一次升华,视野再一次开阔,创作之剑直指又一个新高度、新难点,他要把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夺取政权和巩固政权的艰苦卓绝、一往无前的精神,以新的视角告诉人们。

张学龙经过苦苦寻觅后,选好了切入点。在中国革命的进程中,萍乡曾有两位人物进入了中共的决策中心,其中凯丰(何克全)经历奇特,他以49岁的一生诠释了打天下的枪林弹雨,坐天下的岁月峥嵘。张学龙决定以写好凯丰的一生,来展现中国革命的胜利。他行程近万里,采访了遍布全国的革命老区和健在的老革命。他披阅千万字的历史资料,搜寻革命者的足迹。经过对题材的沉淀和提炼,经过萤窗雪案的艰苦创作,一部28万字的《凯丰传》在建党90周年前隆重推出。

这部作品为重大革命历史题材,涉及的人物几乎囊括了我党我军早期的主要领导。因斗争激烈,题材独特,中央党史研究室和国家出版总署对作品进行了两次审读,最后专此下文批准出版。《凯丰传》出版后,引发了热议,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李忠杰和中宣部巡视员彭立克,专程来萍乡参加了中共萍乡市委举行的《凯丰传》首发式。会上,李忠杰对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该作创新了党史人物的写作方法,开启了研读党史人物传史的新视角,填补凯丰长篇传记的空白。原昆明军区政治部文化部部长、军旅老作家彭荆风认为:《凯丰传》“是一部颇难写的”“厚重的作品”,“把这位革命家形象地介绍给了读者,很不容易”,“而且还触及了另外一些党的高级干部路线之争,把他们写得很生动。”因此《凯丰传》深受欢迎,日前,该书已经进行了第三次印刷。

20012011的十年,张学龙除完成以上三部大著外,还以萍乡为原型,创作了讴歌当代人在改革建设中的气吞如虎、惊涛裂岸精神的长篇小说《日照苍山》、《惊涛裂岸》和散文集《情感世界》,这些小说都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

 

 

张学龙出身农家,自幼喜欢文学。小时读线装繁体字小说,他“宽字读一边、长字读一截”也要把小说读出个大概意思。四大名著时常读得他冬天把泡脚水泡冷,走路时经常读得脚踢了石头。十六参军后,行军、操练的间隙,他也要利用休息时间苦读。转业到地方,尤其是在公务不十分繁忙的政协,张学龙得到政协多位领导的厚爱,他们欣赏张学龙,让他得以进入江西师大作家班深造。

当他握枪的手换成了握笔时,他开始将厚积的文学底蕴全力喷发。于是全国各地的文学杂志,将他的中短篇小说频频刊出,而且多为杂志头条,而引起文坛的关注。张学龙公务身份是市政协提案委主任,每年得为体现萍乡一百八十万人民意愿的政协提案,做好办理工作。问他哪来的时间从事业余小说创作时。张学龙说:“我不打麻将和扑克,不跳舞不交际,节假日、双休日,我肯定在办公室‘闭门造车’。近十年来,好几个大年三十的上午,我还在办公室为小说主人翁苦思冥想。积习成常,读书写作便成了我的最大爱好。我视业余时间为土,视部部小说为山,我是积土成山。”

问及他为什么专注萍乡这块土地。他说:“我是这块土地养大的,我不能忘恩负义、数典忘祖。我熟悉这块土地,我深谙那里有好矿,那里能挖到好矿,写萍乡我是轻车熟路。”问及他为什么专注萍乡安源题材,而专门以小说方式表现时。他说:“毛主席说过,对敌作战,伤其十指,不如短其一指。文学创作也一样,我不能一时写诗,一时写散文,一时写报告文学,一时写小说。这样做往往不能把一种文学式样做大做强。一个人一生苦短,能做成做好一两件事,那就很了不起。我不愿当万金油,更不愿写那些不痛不痒、谁都不会有意见的小东西。要干就干大题材,甚至干那些有争议的东西。愤世嫉俗是我的创作动力。”问及他小说中的阳刚之气、恢弘之气是怎么形成的。他说:“历史和正在发生的历史,是气力写成的,开矿需要气力,革命需要气力,改革需要气力,那气势必须恢弘,必须阳刚。那心力体力必须坚定,必须阳刚,否则你开不进、革不成、改不了。挑灯看剑,沙场点兵;我喜欢。大河奔流,一泻千里,我更喜欢。讴歌英雄,赞颂真诚、善良、美好,鞭挞虚假、罪恶、丑陋,是我永远的追求。”

 
 
江西省萍乡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版  Copyright © 2008  jiangxi  pingxiang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江西省萍乡市跃进北路66号文联办公室   联系电话:6333056   赣ICP备08003100号
[ 建议使用 1024X768像素IE5.0以上浏览器 浏览本站 ] 网站建设:赣西网络